枞阳在线

松散型医联体真的没未来?或许是这样

[编者按]基层服务能力没有得到有效提高。组建医疗联盟似乎是拯救市场的好方法。 目前,各省医学协会遍地开花。根据合作程度,可以分为三种类型:松散型、紧密型和半紧密型。

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展研究中心人力资源部副主任陈鸿毅直言,松散的医学会不会提高基层人员的服务能力,很难做好扎实的工作。

这篇文章是李子君在健康领域首次发表的。由十亿欧元编辑,供行业参考。

“让人们享受基本卫生服务”的诊疗模式是新一轮医疗改革的目标。无论大医院喜不喜欢,初步诊断、双向转诊和快速慢分的模式正在逐步建立。 然而,医学协会的成立和大医院医生的基层会议是否标志着分级诊断和治疗的正确道路?显然情况并非如此。

近两年来,医学会被认为是提高基层医疗机构服务能力、实现分级诊疗的重要途径。 在10月22日举行的2016健康中国-基层论坛上,与会者讨论了医疗协会的作用和对基层人员的激励机制。 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展研究中心人力资源部副主任陈鸿毅直言,松散的医学会不会提高基层人员的服务能力,很难做好扎实的工作。

这个数字表明初级卫生保健存在严重的人才流失。

谈到医学协会,首先要看论坛上公布的一组数字。

从2010年到2015年,初级卫生人员的增长非常缓慢,年增长率仅为1.88%,而医院人员的增长率为7.73%。与此同时,基层卫生人员在全国卫生人员中的比例逐年下降,过去六年从39.99%降至33.69%。初级保健人员的更替率也是最高的。六年来,30%的初级保健机构经历了人员更替。与医院和专业公共卫生机构相比,初级卫生保健人员外流率最高。据统计,2015年乡镇卫生院职工年收入为5万元,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职工年收入为6万元。医院医生的平均日照收入超过10万元。收入水平也成为大医院抽走基层医生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组数据显示基层医疗机构存在分化,包括培训机制、激励保障和考核机制,亟待完善。 也正是由于上述无助的数字,提高基层卫生人员的服务能力和收入水平迫在眉睫。

目前的激励和评估机制难以留住基层人才。

人才是实现卫生服务一体化的首要因素。只有通过合理的人才管理机制,才能实现优化重组,充分提高卫生人才的工作效率,从而达到提高初级卫生保健水平的目的。 会上一些专家认为,要留住基层医生,首先要建立适合基层的激励机制和评价机制。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曾发布文件指出,应允许医疗卫生机构突破现行的事业单位工资控制水平,医疗服务收入应允许在扣除成本并按规定提取各种资金后,主要用于人员奖励。 然而,陈鸿毅发现,我国仍有许多地方基层严格执行“收支两条线”,几乎没有任何激励措施。

在评价机制方面,中国建议提高基层组织中高中级职位的比例,对科研和论文没有严格的规定。 然而,陈鸿毅在调查中发现,虽然各省都出台了针对基层的优惠政策,成立了独立的基层评估小组,但评估和晋升仍然更倾向于大型医院的医生,他们并没有真正做到“做什么,评估什么”

亲医学会受到专家的称赞

基层服务能力没有得到有效提高,组建医学会似乎是拯救市场的好办法。 目前,各省医学协会遍地开花。根据合作程度,主要分为松散型、紧密型和半紧密型。努力发挥某一地区卫生资源各自的优势和功能,形成分工合作机制。

根据不完全统计,根据当地计划,到2015年底,全国将至少有400个不同形式的医疗协会。 然而,大多数医疗协会都是由政府部门组成的,采取技术援助和商业合作的松散联合模式。此外,没有匹配的利益分配和补偿机制。因此,医疗协会的成员对汇集和共享医疗资源的热情很低。一些人甚至评论说,医疗协会是大型医院的另一种扩张形式。

“松散医疗协会基本上是一家拥有几十家合作医院的大医院。医生定期或不定期去合作医院进行静坐和查房。在这个过程中,基层能力不会有很大提高,因为双方都没有兴趣驱动,很难做好扎实的工作。 ”陈鸿毅说

松散的医疗协会的最终结果可能是独自一人,看起来像一个 然而,实事求是地说,医学会可能只是我国医疗改革过程中的一个暂时现象,有其存在的价值和理由。 在目前的经济补偿下,大型公立医院难以真正支持基层首诊和急慢分治。只有组成医疗协会,他们才能在抽走病人的同时,在该地区进行分级诊断和治疗。

一些参加会议的专家在讨论中支持密切的医学协会。 陈鸿毅说,只有形成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和医疗共同体,医学会的会员组织才能真正从内心对合作产生热情,由此形成的激励机制是促进合作模式的基础和保障。

这篇文章的来源和出处已经标记。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