枞阳在线

工友发酒疯文昌工人劝说未果被捅伤嫌疑人仍在逃

随后,符锐和阿红来到钟某宿舍。“他借着酒劲儿不仅不听我的劝告,还说我女儿不是我亲生的。”符锐告诉记者,当时他劝钟某不要闹事,但他善意的提醒却引来钟某的嘲讽,“你的女儿都不是你亲生的,还来劝我?你算老几。”符锐听到这样的话后非常气愤,“你既然这样,那就让单位领导来处理吧。”不料,钟某拿起床上的DVD简易播放机向符锐砸了过来,他一个闪躲后便转身离开。

劝说未果反被捅成重伤,欠10余万医药费

“我走到钟某宿舍外面时,谁知道他突然追了上来,从我身后卡住我的脖子,顺势一刀直接捅向我的肚子。行凶后他还附在我的耳边说‘我只捅你一刀就行了’。他拔出刀子的时候,我看到我的肠子都流出来了,随后我因失血过多昏迷了。”符锐回忆道。

据了解,事发后该建材厂厂长以及符锐亲属分别报警和拨打120急救电话,符锐被及时送医才得以保住性命。行凶人钟某则趁乱逃离了现场。

昨日下午,记者在海口市人民医院见到了符锐,他称家里的老父亲七十多岁,女儿才8个月大,现在他的胆囊被摘了,肝脏、肠子以及胃都做了修复手术,往后还需要长时间休养,根本干不了体力活。符锐妻子又有孕在身,他被捅伤送医,到处借钱才凑了4万元,事后厂里派人送来了1万元。记者查看符锐的费用清单发现,目前除去所缴纳费用,还欠医院10余万的医药费。符锐称因欠费,医院已经停药了,他希望钟某能投案自首并支付医药费。

警方:嫌疑人仍在逃,将着手对其进行抓捕

“我们第一时间就锁定了嫌疑人身份,钟某就是行凶者,目前警方已经给家属做思想工作,希望其尽快投案自首,但是现在还未见其投案自首,下一步警方将着手对其进行抓捕。”灵山派出所相关负责人说。

建材厂负责人告诉记者,事发后厂方已派人看望符锐并给他送去1万元。该负责人称在厂内若发生酒后闹事的情况,工人可以向厂里领导反映,而不是自行前往进行劝解。

“我们只能寄希望于警方尽快破案。赔偿事宜希望钟某能自行解决,现在厂方不可能再给符锐支付医疗费了。”该负责人说。

分享到一键通微信新浪腾讯QQ空间i贴吧

责任编辑:陈虹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