枞阳在线

经济新格局下全球贸易摩擦的演进

本报记者王璐

2019年10月初,第13轮中美高层经贸谈判初步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该协议可能在11月16日智利亚太经合组织峰会期间正式签署。据了解,中美两国在农业、知识产权保护、汇率、金融服务、扩大贸易合作、技术转让、争端解决等领域取得了实质性进展。然而,需要承认的是,中美贸易摩擦只是逐渐缓解,而不是结束。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健(Su Jian)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在科技革命出现之前,全球经济将遭受长期低迷。国家间的贸易摩擦将变得越来越严重。最终,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可能会有两个相对独立和分裂的贸易圈。全球化的逆转将不可避免。

全球经济将长期面临产能过剩的局面

《金融时报》记者:2008年的次贷危机削弱了全球经济。尽管世界主要经济体在2017年实现了比预期更快的同步增长,但它们似乎无法逃脱十年的诅咒,并在2018年再次出现两极分化。甚至有人认为全球经济复苏已经见顶。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苏建:在全球经济形势下,发达经济体主要面临产能过剩问题。在产能过剩的背景下,如果经济要继续增长,就必须不断扩大需求。目前,扩大总需求的主要方法是财政和货币政策,但这两种政策刺激的需求通常是次等需求。

你为什么说这是次等需求?以投资为例。货币政策通过降低利率刺激投资。随着利率的降低,可以刺激投资,但这些刺激投资的预期回报率越来越低。例如,当利率为10%时,没有人会考虑回报率低于10%的项目,但如果利率降至8%,回报率为9%的项目便是好项目。问题是,如果利率提高到10%,那么早些时候刺激的低预期收益率项目将会亏损。如果这些受刺激的低收益项目规模大,很容易导致金融危机,不利于高质量的经济发展。财政政策的刺激结果相似。目前,不用说,财政政策本身刺激的需求质量就是这样。仅靠财政政策引发的政府债务问题是宏观经济运行中的一大隐患。

当今世界,在产能过剩的背景下,市场已经成为最稀缺、最重要、最核心的资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拓展市场?最后,有必要扩大消费者需求。此时,不再可能简单地通过财政和货币政策来扩大需求。扩大消费者需求需要的是扩大质量需求。那么,对高质量消费的需求来自哪里?在我看来,有必要为每个人提供好的或新的消费品,比如手机和互联网电脑,它们曾经是新的消费品,形成了新的消费热点。这些产品方便了我们的生活,并能给我们带来更高的边际效用。消费者愿意以高价购买。对企业来说,生产这些高质量的消费品也能获得更高的回报。因此,相关投资是优质投资。显然,如果我们想要实现高质量的经济增长,我们必须有产品创新和持续创新。

从1990年到2005年,美国经济和联邦基金利率的走势表明,在2000年之前,利率和经济增长率都很高。根据目前正统的宏观经济观点,如果增长要稳定,利率应该很低。然而,在上世纪90年代,美国的利率和增长率同时上升。因为当时经济中有很多消费热点,也有很多好的投资机会。在如此高的利率下,企业仍然愿意投资,因为当时的投资收益率更高。所以在2000年之前,美国经济的增长是由高质量的消费者需求驱动的。那时,经济正在高速健康地增长。2000年后,美国经济的产品创新速度放缓。当经济中没有新的消费热点时,经济开始衰退。美国政府开始通过财政和货币政策刺激需求。从2000年起,美国开始降息,利率一度降至1%左右。当美国利率为6.25%时,收益率为5%的项目都是坏项目,但当利率降至1%时,收益率为2%的项目都是好项目。这样的政策很快将美国经济从危机中拉了出来。2004年,美国经济增长超过3.5%,并开始过热。根据西方经济学的观点,经济过热的根本原因是过度需求。就这样,美联储开始加息,在2004年6月至2006年6月的两年里,利率从1%升至5.25%。结果,当利率为1%时投资的许多项目变成了不良项目并开始亏损。那么,那段时间你在哪里投资的?事实上,住房投资相当于次级贷款。当利率为1%时,许多家庭已获得住房投资贷款,并能偿还每月抵押贷款。当利率为5.25%时,许多家庭将无法偿还每月抵押贷款,并将停止支付抵押贷款。因此,次贷危机爆发了。美国近几十年的经济增长实际上是经济增长质量变化的一个明显例子。

此时,如果全球经济要完全摆脱美国金融危机,就需要一场能够带来新的消费热点的技术革命。然而,不幸的是,这场技术革命尚未发生。在科技革命出现之前,全球经济将长期面临产能过剩,而对整个世界经济来说,它将遭受长期低迷。

调整供应方

提高国内企业竞争力

《金融时报》记者:各国当前应对产能过剩这一世界性问题的方法是什么?

苏健:没有新产品,任何旧产品的消费总有一天会达到饱和。一旦产品消费达到饱和,人均消费就不能增加。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扩大消费,必须向公众提供新的消费品。目前,正是新消费品的短缺阻碍了产品创新。因此,对世界而言,整个市场的规模,即总需求,有一个上限。全球经济的蛋糕如此之大,以至于对于每个国家来说,如果他们想要过上更好的生活,他们就必须抢蛋糕,然后就是世界经济大战。

美国发起的贸易摩擦实际上是世界经济战争的一部分。这场世界经济战的第一个战场在世界各国。因为如果你想抢蛋糕,你必须先有竞争力,所以世界各国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办法提高自己企业的竞争力。因此,供应方进行了调整。德国是“德国工业4.0”,美国是“美国制造2020”,中国是“中国制造2025”,巴西有工业动力计划,印度有国家制造政策,等等。这些都是供应方面的调整,旨在提高国内企业的竞争力,以便在全球市场上分得更大的一块蛋糕。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的供给侧结构改革实际上是全球供给侧调整的一部分。在供应方调整方面,除了促进技术进步,世界各国也在尽最大努力改善国内商业环境,降低企业运营成本。看看美国的所作所为,一方面,它大幅减税,将公司税率降低了约10个百分点;另一方面,政府将精简和权力下放。因此,美国经济在当今世界脱颖而出。在没有产品创新的情况下,全球经济的整体市场规模是如此之大。一个好的美国经济意味着它将获得更大的份额,而其他国家将获得更小的份额。这是当前的全球经济模式。然而,美国采取的供应管理政策也是不可持续的。随着这些政策的有效性开始下降,美国经济将逐渐走弱。因此,他们最终将不得不再次诉诸传统的货币和财政政策。目前,美国降息和全球降息是各国在全球总需求疲软时抢夺蛋糕的措施。它们也是全球经济战的战场。

“贸易摩擦”显示出长期趋势的迹象。记者:在产能过剩的背景下分蛋糕时,贸易摩擦是不可避免的。既然有必要,就有长期性。你如何看待世界各国之间贸易摩擦的演变?

苏健:下一阶段,我认为国与国之间的贸易摩擦会越来越严重。在经济全球化中,资本的自由流动和商品的自由流动是两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它们分别对应于外国投资和对外贸易。但问题是,在经济全球化中,只有商品和资本流动取得了重大突破,但人员流动却没有变化。受各国国籍的限制,劳动力不能自由流动。事实上,商品可以自由流动,要素中的资本也可以自由流动。当然,土地不能自由流动,但人们可以自由流动。劳动力本来可以自由流动,但由于各国国籍的限制而无法自由流动,这就导致了一些问题。调整劳动力质量的成本非常高。例如,中国目前的劳动力结构是根据教育水平划分的。有博士生、硕士生、本科生、技校毕业生,甚至还有那些没上过学的人。这种劳动力结构很难调整。任何国家都是如此,发达国家也是如此。

这种全球化分别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产生了完全不同的影响。对发展中国家来说,资本流入。资本流向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获得资本后,它们的经济可以发展,将会有更多的企业和更多的就业机会。因此,他们的收入将会增加,他们的生活水平将会提高,对政府来说,他们的税收也将会增加。发展中国家有自己的收益,每个人都很开心。例如,近几十年来,中国从对外贸易中受益匪浅,尤其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的各个部门都从全球化中受益匪浅。对发达国家来说,在全球化进程中,一个是外国投资,另一个是对外贸易。在美国等发达国家,一般投资回报率相对较低,而在世界一些国家,投资回报率相对较高。资本家为了赚取高额利润,已经看到资本外流和向国外投资,这导致国内各行业相对萎缩。本应分配给国内经济的资本流向了国外,而该国的低端工人失去了就业机会,失业率上升,工资下降。外贸也是如此。商业资本家受益于进口物美价廉的商品和服务。低端劳动力、国内相关产业萎缩、失业率上升和工资下降也是如此。可以看出,外国投资和对外贸易都有利于资本主义阶级,而工人阶级却受到损害。

这种全球化导致了发达国家内部的两极分化和社会解体。精英从全球化中受益最大,但代价是由那些低端工人承担的。结果,精英和基层之间出现了对抗。美国和联合王国是两个明显的例子。英国退出欧盟和特朗普在美国的当选都不是偶然事件。美国和英国都是实行一人一票选举制度的国家。虽然精英阶层控制着媒体和其他种类的话语权,但基层阶层拥有大量的人,并具有天然的优势。结果,特朗普从美国当选,英国现已更换首相。在这种情况下,贸易保护主义必然会抬头。总统由一人选举产生,一票必须保护基层的利益。在基层劳动力素质难以调整的背景下,只有一条出路,即贸易保护通过增税为这些工人提供了一个保护层。因此,以下保护主义将变得越来越明显。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最终可能会有两个相对独立和分裂的贸易圈,发达国家和发达国家做生意,发展中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做生意。

发达国家将提高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壁垒,因为如果不提高,由于劳动力成本的差异,发达国家的低端劳动力将无法与发展中国家的低端劳动力竞争。在发展中国家,精英和基层工人的工资都比发达国家低得多。因为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力成本和其他因素相对较低,而且从这些发展中国家的进口相对便宜,资本流向发展中国家,摧毁了发达国家的相关产业。可以看出,发达国家目前正在讨论30项协议,即零关税、零补贴和零壁垒。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意味着下一个全球贸易格局将会出现越来越严重的贸易保护,全球化的逆转将不可避免。

(明天的图片)

(责任编辑:H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