枞阳在线

在家加班猝死不算工伤?职场人一定要知道的工伤情形

?

今天,《法官在家写判决身亡人社局称不是工伤,法院撤销人社局决定书》新闻冲到了微博热门搜索列表,但同时又引发了一个新话题:您愿意将工作带回家吗?

网民对此案的担忧也反映出人们担心不能保证每个人都在家加班。那么,在家加班不是与工作相关的伤害吗?在这种情况下,判决的实际含义是什么?今天让我们谈论这个话题。

法官在家中写判决,社会局说这是非工伤

法院撤销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决定

2017年8月11日,河北省三河市人民法院法官杨文峰照例将案子带回家。法院及相关工作人员都知道,杨文峰是一名巡回法官,工作量很大,加班回家很正常。

这种情况似乎并不容易。杨文峰一直工作到凌晨,第二天早上6点左右起床,继续整理案件材料并撰写案件判决书。七点钟,上厕所时他突然晕了过去。他被送到河北省三河市医院。营救无效,于同日死亡。

2018年6月12日,杨文峰的妻子雷新宇向廊坊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了杨文峰工伤鉴定申请。资料经过更正后,廊坊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8年7月2日受理本案。经调查并出具举证通知书,伤害保险[2018]的名称未获确认。 2018年8月15日。判决书确定杨文峰同志遭受的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14和15条的条件,并确定与工作有关的伤害或与工作有关的相同伤害,并决定不承认或治疗与工作有关的伤害。

雷新宇不满意并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撤销廊坊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8年8月15日发布的《关于伤害证明书[2018]的决定》,并责令其下达命令。依法重新管理行政行为。

一审法院最终裁定,廊坊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的主要证据不充分,不充分确认工伤事故,应依法予以撤销。

廊坊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拒绝受理上诉。二审法院认为,杨文峰因在家中无法完成工作而应送医院急诊,是否可以认定是工伤,应充分考虑以下因素:工作量和工作难度。因此,上诉人决定不认定工伤的主要证据不足,应依法予以撤销。

2019年6月27日,二审法院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海南中学老师

回家后,纸快要死了。

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裁定对工伤提出上诉。

海南一名高中老师冯芳迪将试卷带回家,并想对其进行更正。结果是劳累过度,导致心肌梗塞并于第二天早上在家中死亡。

事件发生后,家庭和学校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了鉴定与工作有关的伤害的申请。结果是老师的延迟工作不是在学校(在班级或办公室)发生的,不是学校安排的加班工作。 未能识别。

该家庭申请行政复议。结果,海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决定维持海口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然后提起行政诉讼,被驳回。 2013年,家属再次向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事实不明为由,撤销一审判决,并责令海口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重新采取行政措施。

2015年1月17日,海口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重新确定了与工作有关的伤害,并决定不将其确定为与工作有关的伤害或与工作有关的伤害。该家庭还进行了新一轮的重新审理和诉讼,直到2017年,此案已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法院裁定,在加班期间,职工也应属于“工作时间和工作”,以有利于该单位,并驳回海口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重审申请。

“工作后,在单位内完成!”

网民有自己的看法

这一消息一出,引起了网民的广泛关注。

一些网友无奈地说有工作可以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