枞阳在线

宋代香料贸易的正反面,红利与危险并存

文/未几

1973年夏,厦门大学历史系教授庄为玑赴泉州湾古港后渚港实地考察,听说当地渔民在附近海滩上捡了很多烂在泥沙中的木板,不免生疑,"后渚并不出产木材,哪里来的木材?"熟知海外交通史的庄为玑揣测,这很有可能是古沉船的一部分。随后在后渚港展开的考古发掘证实了庄为玑的猜想,当沉船上3米多厚的海泥被剥离开,一艘残长24.2米,残宽9.5米的古海船暴露在世人面前。从船舱中出土数量最多的香料(含降真香、檀香、沉香、乳香、龙涎香和胡椒等,重达4700余斤)来看,这艘古船为宋末元初从南洋回航的"香料船",沉没时间约为1277年,宋室南逃之际。

为南宋灭亡"助一臂之力"

1276年,元军攻占南宋都城临安(今杭州),俘获5岁的南宋皇帝恭宗。文天祥和张世杰等护送另立的小皇帝与皇族逃往福建,"欲作都泉州",为此特意授蒲寿庚为福建广东招抚使,兼主市舶,掌军事、民政和市舶实权。蒲寿庚拥有雄厚的海上势力,私人武装力量也很强大,无论是对于风雨飘摇的南宋朝廷,还是对短于海战,长于陆战的元军来说,都是想积极争取的对象,谁拉拢了蒲寿庚,谁就更有可能取得胜利。

1276年二月,元丞相伯颜派遣使者不伯、周青赴泉州招抚蒲寿k、蒲寿庚两兄弟,二人没有答应。在蒲寿庚面前,"一边是强大的元军,与其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于公于私都不愿意泉州港毁于兵火。另一边是对己有恩的宋廷,他实在下不了'弃宋仕元"的决心"。十一月,陆秀夫、张世杰等人,带着娃娃皇帝端宗和末帝赵m逃亡到泉州,泉州的赵宋宗室子弟们做好了接应他们的准备,被宋廷寄予厚望的蒲寿庚却"闭城不纳",这对残宋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无奈之下,宋军人马只好继续南逃,往广东撤去。

当时,蒲寿庚心中天平已经偏向元朝,但在张世杰与宋朝皇帝抵泉州之前还没有公开的反宋活动,也接受了宋朝政府的官职,尽管"有异志""闭城不纳",但仍"来谒,请驻跸",不过遭到了张世杰的拒绝。其后张世杰因海船物资不足,向蒲寿庚索要未果,抢走停靠法石一带的蒲氏海舶400多艘及船上财货,令蒲寿庚大为光火。这直接导致了一起大屠杀。3000多名身处泉州的赵宋宗室子弟被蒲寿庚赶尽杀绝。待清除完反元势力,十二月初八,蒲寿庚主动献城降元,协助元军参与剿灭包括东南沿海以及海外地区的南宋残余势力。

蒲寿庚的降元决策为他留下了诸多骂名。在元代,蒲寿庚受元世祖忽必烈的重用,子孙尚能入朝为官。一旦改朝换代,明代元,蒲氏又被视为蒙元余孽,其后人"世世无得登仕籍",吓得蒲氏家族纷纷改姓。官位和姓氏没有世袭,但是他们做香料生意却成为一种特殊职业世袭了下来。至今"香都"永春、德化的香料业和制香工艺,都与宋代蒲寿庚家族经营香料有着极深渊源。

参考资料:彭波《论宋代香料的货币性质》

庄为玑、庄景辉《泉州宋船香料与蒲家香业》

毛佳佳《蒲寿庚事迹考》

关履权《两宋史论》

夏时华《宋代香药现象考察》等

达到当天最大量